才跟家人稱讚楷最近越來越乖,自己一個人可以安安靜靜坐下來讀好幾本書,
到了晚上準備睡覺才驚天動地得,被我發現他在學校跟同學"打架",
學校office寫了封警告信,要父母簽名。

 

 

據說,是因為另一個小朋友先動手打他,所以他也還以顏色。讓我抓狂的是,是他居然和他爸爸聯合起來,想要瞞天過海,
沒想到還是被我發現了。我沒辦法忍受,教育孩子已經不容易了,偏偏孩子的爸爸又增加教導的困難度。
厚,我真的氣得七竅冒煙了。

 

隔天,我堅持讓楷爸自己去一趟學校。既然不想讓我知道,事情就請自己解決。
老師說,其實她知道不是楷的問題,而是另一個孩子經常犯錯,所以她才決定送他們去辦公室。
有了這句話,我也比較放心了。可是我並不完全贊同老師的做法,如果楷真的沒犯大錯,為什麼要送他去office?
我覺得並不公平。雖然楷說他在辦公室時校長對他和顏悅色,對另一個小朋友比我平常兇他還要兇一百倍(辦公室屋頂應該掀起來了),
這件事在我們家可是一件大事,楷差點就被剝皮了,楷爸的耳朵被念得長繭,我的低血壓也變成高血壓了。

 

除了一番循循"善"誘之外,我只好安慰楷也許小朋友想跟他做朋友,只是用錯了方法。可以試著跟他一起玩,如果行不通,
就請避開他吧!我可不想再收到什麼card,什麼letter了!

 

 

 

 

 

 


 

 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jasmine9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